<ol id="yzthy"></ol>
<tbody id="yzthy"><pre id="yzthy"></pre></tbody>

<dd id="yzthy"></dd>

  • <em id="yzthy"></em>
    
    
    <li id="yzthy"><tr id="yzthy"></tr></li>
  • <tbody id="yzthy"></tbody>

    1. <em id="yzthy"></em>
      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首页 > 爱情故事 > 初恋故事

      七夕节的栀子花

      小故事网 七夕节的故事 时间:2016-06-16 周静

        一

        “给你,”阿南冲过来,脸红红的,往我手里塞了一朵栀子花,“乞巧用。”我的脸一下子烫得能往外冒蒸汽了。

        “为什么给我?”我愣头愣脑地问。

        “给你就给你——”阿南掉头就跑,像是后面有高校长在追他。 阿南是高校长的儿子,如果哪天不上蹿下跳打坏两片瓦,踩坏几根苗,那他一定是生病了。每天黄昏,都有邻居拿着被打破的瓦片什么的,跑到学校跟高校长“聊聊天”。“聊天”之后,高校长就拿着一根小竹枝,满村子找阿南。

        高校长戴着眼镜,一副斯文相。气势汹汹的样子跟他真的不怎么协调。村里人就喜欢看高校长凶起来。凶起来的高校长才有可能坐在他们家的晚饭桌旁,一起抿上一壶米酒。

        “其实,也不能怪阿南。”村里人都这么劝高校长,“屋顶上葡萄挂果了,金南瓜开花了,男孩哪能忍得住。小时候,我们谁没睬坏过人家屋顶上的瓦?” 这倒也是,村里的灶屋都修得矮,盖着稻草、瓦片。主妇在屋旁屋后插一根葡萄枝,点两粒金南瓜籽,葡萄藤、南瓜藤蔓延到屋顶,开花了,挂果了,好滋味就藏在屋顶上。金南瓜花吸吮起来可甜了,味道不比葡萄差。

        阿南倒不是嘴馋,一般都是伙伴央求他。

        葡萄要留着变紫,金南瓜花要留着结南瓜,不能随便动,可把灶屋底下那些孩子给馋坏了。他们都找阿南说:“阿南,我们家那葡萄绝对可以吃了,去年味道甜得很,去摘点咱们尝尝吧。我爸那根木棒,可比高校长的小竹枝粗得多,那一棒子下去——”话说到这里,说话的人都要打个冷战,“再说,你爸要是喝上二两米酒,回去肯定把打你的事给忘了。”

        七夕节的栀子花村子里那么多人家,阿南可忙了。  我没想到,他竟然还有工夫送栀子花给我。

        想起栀子花,我的脸更烫了。

        今天是七夕。

        七夕乞巧,是祖上留下来的风俗。晚上,女孩辫子里插着栀子花,在月光下穿针,请求月娘娘把心灵手巧的祝福赐给自己。老人说,戴过栀子花,女孩儿心眼更清亮。

        这天,栀子花要男孩子送。不过,谁送谁栀子花,可微妙着呢,这栀子花有点像情人节高校长领着我们画的情人节贺卡的含义。

        那次,我只收到了俊辉的情人节贺卡。阿南的情人节贺卡送给了他妈妈。

        其实,阿南和我关系挺好的。我们是同桌,还一起参加了数学竞赛。那些竞赛题,争论起来可有意思了。我们拍桌子,跳到椅子上争论。

        “给你!”没想到,阿南又回来了,往我手里塞了个硬东西, “我姐的,明天记得还我。”他照例跑得飞快。

        我伸开手,原来是枚发卡。我的头发被爸爸剪成齐耳的蘑菇头,短短的,有了栀子花也没地方插,只能用发卡别在头发上。

        这个阿南,竟然也有细心的时候。

        “阿南——给我出来!”远远传来高校长的声音,我听到他在前屋跟人说话, “今天七夕,关他什么事啊,一个男孩子也去摘栀子花。摘就摘吧,他把人家一树花摘得七零八落,说是要挑朵最好的!你说,该不该骂!”

        “哈哈——”邻居大伯大笑起来。

        我看看手里的栀子花,想起阿南摘一朵,丢掉,再摘一朵,丢掉…一我仿佛看到他那精挑细选的样子,忍不住也笑了。想起“精挑细选”这个词,我心里有点好笑,又有点甜。

        二

        “烟子——”妈妈在喊我。

        “啊——”我拿着花跑到灶屋里。

        “那里——”妈妈把陶锅从灶上端下来,冲着碗橱嘟嘟嘴, “瓷碗里那朵栀子花,用水养着,是俊辉他妈送过来的,说是俊辉摘的,给你乞巧用。呀——你自己采花去了。”

        我含含糊糊应了一声,脸热乎乎的。

        俊辉那个傻小子!

        俊辉和我的关系,村里人都知道。他去钓鱼,村里人问他,钓了给谁吃。他就老老实实说,自己吃一条,给烟子吃一条。这家伙!

        这只能怪我妈。我们两家隔得近,当年,我们还是奶娃娃呢,她和俊辉妈妈纯粹为了好玩,商量着给我们订了娃娃亲。从小,她们就教育俊辉要对我好?』阅,也傻乎乎地特别听话。

        端午节,他要分粽子给我吃。中秋,他从作业本上撕下一页纸,包了个月饼送给我。平时有点好吃的,他都给我留点。

        这还不算上我妈做的“好事”。采艾草啊、捉虾子啊,等等,她喜欢喊上俊辉陪我,说是要他帮着,把我不知道会落到什么地方的镰刀、竹篓什么的带回来。有时候,我妈喊我去菜园子里拔两根葱,扯几个蒜头,我懒得动,她就从后窗探出头,嚷嚷着要俊辉去?』哉馍倒,一喊就动。我妈就我一个女孩,她可喜欢俊辉了,说要有个这么听话的儿子就好了。

        不过,我知道俊辉的一个秘密?』韵不段,还喜欢蓝草。

        那天,他买了一根冰棒,只让我咬了一小截,他结结巴巴地说,还得留点给蓝草吃。哎哟,听到这话,看着他那面红耳赤的样子,我都快笑晕了。

        俊辉傻得逗。

        三

        才想起蓝草,蓝草就来了,站在门口探头探脑。

        “草啊,进来玩。”奶奶在堂屋里招呼了一声,起身进了她的房间。我知道她要去陶瓷坛子里拿糖。奶奶有个大陶瓷坛子,里面放着石灰,她叫它石灰坛子,坛子里放着很多好吃的糖果、饼干等糕点,都是逢年过节姑妈舅舅他们送来的。

        奶奶和蓝草的奶奶是多年的老朋友,她可喜欢蓝草了,喜欢她的长辫子,喜欢她斯文秀气的举止,总是亲切地喊她“草”。

        奶奶可从没像喊蓝草那样温柔地喊过我。

        果然,奶奶手里抓着一把黑黑的巧克力豆出来了。

        巧克力豆嚼起来嘎巴嘎巴响,闭上眼睛,捂住耳朵,一口咬下去,就像是嘴里爆开了一颗巧克力炮弹,味道香极了。

        奶奶从没有这样大把大把地给过我。我嘟着嘴望着奶奶。

        奶奶给了我两颗,把剩下的全给了蓝草。

        蓝草接过巧克力豆放进口袋里,就是不肯跨过门槛来,只是扬着手,要我出去。

        我瞥了一眼她鼓鼓囊囊的口袋,才不愿跟她走。

        奶奶推推我,我扭扭身子,闭着眼睛,捂着耳朵,把巧克力豆嚼得咯嘣响。

        “你这丫头!”奶奶用力点了点我的额头,回身给我的口袋也装上半口袋巧克力豆。

        我嘿嘿笑了,跟着蓝草出了门。蓝草来了就能把奶奶的石灰坛子打开,真希望她多来。不然,好东西放在石灰坛子,越放越干,越放越硬,要是等到不好吃了再拿出来就太可陪了。

        蓝草把我领到屋场外的草垛旁,看着我不说话。

        我也看着她。她两条辫子编得又粗又紧,黑油油的发梢别着一把洁白的栀子花,别提有多好看了。

        “你的辫子真好看。”我羡慕地说。

        “啥呀!”蓝草一扭身,跺跺脚不理我。

        我莫名其妙,今天才见着她,怎么就得罪她了。

        “蓝草,你要是不说话,我就回去了。”我说。我得要奶奶试试,看能不能给我也编条辫子,把栀子花插在辫子里多漂亮!

        蓝草还是不说话。

        “我走了。”

        “别走!”蓝草转过身,羞红着脸,问,“你有栀子花吗?”

        “有。”

        她瞪了我一眼,低着头,鞋尖互相摩擦着。

        我看出点意思来了,蓝草肯定有什么话不好意思说。

        我不走了,看着她。

        她脸更红了,半天才说: “我的花……栀子花……”她手指绕着辫梢,“栀子花……俊辉……俊辉送的……”

        我听了,哈哈笑起来?』阅巧敌∽,还知道送花呢!

        “不许你笑!”蓝草凶凶地看着我。

        我合拢了嘴,可一想起俊辉送花那愣头愣脑的样子,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。

        “不许笑!”蓝草推了我一把。我没提防,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。

        “我就要笑,哈哈哈哈——”我生气了,推了蓝草一把。

        “你——”蓝草红了脸,眼睛亮晶晶的。她生气的样子真好看。

        “不许你收俊辉的花!”她说。

        俊辉的花!那个傻小子,谁稀罕,我哼了一声。

        “哼什么哼,就不许你收俊辉的花!”蓝草又推了我一把。我一个退步,踩在泥水坑里。

        干干净净的新凉鞋,一下子变得脏兮兮的。这下,我真的生气了。

        我用力推了蓝草一把,嚷嚷道: “我就要收,就要收!”

        “你收了阿南的花,我都看到了,不许你收俊辉的花!”蓝草跳了起来,和我扭打在一起。

        “你赔我的新凉鞋!”我扯着她的辫子,往泥水坑里推。哼,她那双粉凉鞋真刺眼。

        “哎哟——”蓝草尖叫起来。

        我们又叫又闹,又拉又扯,打得可痛快了!

        “哎呀——女孩子,怎么也打起来啦!”

        高校长!我一惊,松了手。蓝草还揪住我的头发不肯放。

        “轻点,轻点,”我疼得龇牙咧嘴,“高校长!”

        蓝草赶紧也松了手。

        高校长问我们为什么打架。

        我瞪了蓝草一眼,嘟着嘴朝天不说话。

        蓝草也不做声。

        高校长急了: “不说话,我就把你们领回家!”

        蓝草说了句什么,声音比蚊子还小。

        “什么?”高校长没听到。

        蓝草的脸比奶奶烙饼时的锅子更红。

        “蓝草把我的新凉鞋弄脏了。”我说。

        “烟子——”高校长看看我的凉鞋,看看蓝草松松垮垮的辫子,哈哈笑起来,“就这么点事啊,行了,回去吧,别打架了,再打,扣你们的品德分。”

        他边笑边摇着头走开了。

        蓝草扯扯我的衣角,我不理她。

        “给你。”熟悉的巧克力香钻进我的鼻子里,蓝草递给我一把巧克力豆。

        我接过巧克力豆,嚼得咯嘣响。

        真香!打完架,吃颗巧克力豆,全身都放松了,香味从每一个毛孔里钻出来,舒服极了。

        “你经常来我们家吧。我妈常说,奶奶石灰坛子里的东西,不拿出来会坏掉的。你来,奶奶就会拿出来的。”我对蓝草说。

        蓝草的脸还是红红的。“明天我给你吃我奶奶烙的蛋饼。”她跑得老远,回头说。

        哇,蓝草奶奶的蛋饼,我似乎闻到了那种温暖的、带着葱味儿的松软的烙饼香。

        四

        我把阿南和俊辉送的栀子花,都养在瓷碗里。洁白的栀子花,用青瓷碗养着,又清又亮。

        吃过饭,天暗下来。妈妈和奶奶在院子里摆上香案,供上点了红曲的米糕、葡萄和栀子花,还摆上五彩的丝线和针。

        我趴在香案前,挑着喜欢的丝线。等会儿,我就要用天蓝色的丝线穿针,我要穿好几根针。香案上的针也有好几种,一种是最小的缝衣针,那是妈妈要穿的针;一种是大号缝衣针,奶奶眼神不太好,那是为她准备的;还有一种特大号的缝衣针,那是给我准备的。本来妈妈要给我缝毛衣的针,哇,那个针眼毛线都能穿过去,妈妈也太过头了。我要是用那根针,月娘娘还不瞧着我笑掉大牙。

        “布——谷,布——谷——”

        这个时候有布谷鸟叫!

        我一抬头,又看到了阿南。他在篱笆外冲我招手。

        嘿,阿南!我高兴地跑过去,收到过他的栀子花,我更喜欢他了。

        阿南点子多。那次,刘伯伯家的大肥猪在菜园子旁吃草,他一眼就盯上了,猛地跳到大肥猪身上,挥舞着嫩枝条,骑猪!可冷的大肥猪,吓得魂都要掉了,到处乱窜。他们家那群小鹅,红的、粉的、蓝的、黑的、绿的,都有,全都是他用美术课上节省的颜料涂上去的。有次县里的记者来我们村调查产粮情况,看到阿南家的小鹅,兴奋极了,以为自己发现了新物种,拿着话筒采访高校长,把高校长问得个汗流浃背,也没弄得清楚。等记者走后,阿南“尝”了顿好的。

        阿南也喜欢我。他骑了猪,我也要试试,虽然屁股差点被摔成八瓣,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?阿南的小鹅,粉的、红的、蓝的那几只,是我涂的色,比他涂的可均匀多了。那个记者拍照时,有好几张都是拍的我涂的小鹅。不过,那次采访没有在县里的《风向报》上登出来,可能那个记者自己想明白了。

        不知道阿南又有了什么新点子。

        我跑到禾场上,阿南递给我一根补渔网的针,“给你,多穿几根线。”

        “哇——”我简直要笑倒了,补鱼网的针,针眼有指甲那么大, “比我妈给我找的那根针的针眼还大。”

        他大笑起来。

        我凑近他的耳朵,把俊辉给蓝草送花的事情告诉了他,还给他看我湿漉漉的新凉鞋, “这种水晶凉鞋用井水冲一冲,干干净净,站在水里,鞋子就看不到了。”

        “俊辉这个家伙!”他也不看我的鞋子,大叫一声跳了起来,跑了。

        “你可不许乱说!”我着急地叮嘱他。

        “知道。”他远远丢下一句话。

        五

        “俊辉!”阿南在屋场下喊。

        “哎——”我叫到俊辉应了一声,跑了下去。

        才一眨眼的工夫,屋场下就热闹起来。

        “打架了,打架了!”妈妈兴冲冲地从屋子里冲了出去。

        我也赶紧追了出去。

        呀,是阿南和俊辉在打架呢!

        大家围在一边,评价着: “阿南比俊辉可灵活多了!”

        “怎么回事,怎么回事!”高校长来了,“怎么又有人打架!”他一把抓住阿南,扯开了两个人。

        俊辉哭丧着脸,说:“我也不知道,阿南喊我,我一跑过来他就和我打起来。”

        阿南虎着脸,不作声。

        高校长气坏了,嚷嚷着要关阿南的禁闭,不许他出来玩。

        哇,这可是阿南的“七寸”。阿南说过,打蛇打七寸,他爸爸关他禁闭,就是打到他的七寸。阿南最讨厌关禁闭。关禁闭的时候,什么都不准做,只准写检讨,写感想,无聊透了。

        “俊辉不老实!”阿南憋出了一句话。

        “什么!”俊辉跳起来。

        “什么,什么?”俊辉妈妈和我妈妈赶紧凑了过去。她们一直都认为俊辉是个老实的傻小子,简直是太老实了,现在终于有人说他不老实,她们俩可高兴了。

        “栀子花!”阿南说了这三个字,再也不开口了。

        俊辉张张嘴,看看我,我冲他笑笑。他像刚从溪水里捞出的鱼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        看到俊辉不说话,俊辉妈妈和我妈更感兴趣了。她们拉开高校长,要问个究竟。

        高校长一松手,阿南就跑了。

        六

        月亮升上来,乞巧快开始了。

        奶奶帮我别上栀子花,好香!妈妈看着我瞪大了眼,搂着我,说我是个小花妖。奶奶嗔怪她,说我是个小花仙。

        我可得意了,啊,七夕真好。

        月亮爬上柳梢头,月光照下来,如井水般清亮,世界静谧而美好。

        蓝草奶奶带着蓝草来了,没想到,俊辉妈妈带着俊辉、拖着阿南也来了。一进门,她就嚷嚷着要关院门,“不然,会跑了去。”妈妈赶忙关了院门。

        “俊辉和阿南都属虎,我好不容易才说通高校长,把阿南也抓了来。请烟子奶奶帮他们打扮打扮,领着拜拜七仙女。”俊辉妈妈对奶奶说。

        “嗯,是该拜拜七仙女。属虎的男孩,拜了七仙女,长得好,开开心眼。”蓝草奶奶满意地说,“再说,男孩当女孩养,还能沾点细心。”

        俊辉被他妈紧紧抓住。奶奶拿来妈妈的胭脂,在俊辉的脸上扑了一层,然后又拿了朵栀子花用发卡夹在他头上。

        轮到阿南了,大家怎么也抓他不着。我看着奶奶累得气喘吁吁的样子,嚷了一嗓子: “阿南,看把我奶奶累的。”

        阿南看看奶奶,看看关紧的院门,蔫了,让奶奶在两腮扫了点胭脂,在头上别了朵花。

        蓝草奶奶说: “还得换上花裙子,在月娘娘的眼皮下,用乞巧的针扎个耳洞。”

        阿南跳了起来?』酝低灯沉艘谎劾恫,没做声。蓝草脸红红的。“算了,算了,”妈妈说,“意思意思就好了。”奶奶点燃三根香,我们起朝着月亮拜了三拜。我们拿起针和线,哼起了奶奶教我的歌谣:

        “七月初七天门开,我请月娘娘下凡来。

        月娘娘,下凡来,给我教针教线来。

        一绣桃花满树红,二绣麦子黄成金,

        三绣中秋月亮明,四绣过年挂红灯。

        去年去了今年来,头顶香盘接你来……”

        在这古老悠远的歌谣声里,月光静谧,栀子花香愈加浓郁了。

      分页:1 2
      故事精选

      <ol id="yzthy"></ol>
      <tbody id="yzthy"><pre id="yzthy"></pre></tbody>

      <dd id="yzthy"></dd>

    2. <em id="yzthy"></em>
      
      
      <li id="yzthy"><tr id="yzthy"></tr></li>
    3. <tbody id="yzthy"></tbody>

      1. <em id="yzthy"></em>
        易购彩票易购彩票网址 邹平 | 佛山 | 攀枝花 | 抚州 | 海拉尔 | 无锡 | 海北 | 台南 | 眉山 | 齐齐哈尔 | 温州 | 日喀则 | 吐鲁番 | 日土 | 营口 | 吉林 | 浙江杭州 | 扬州 | 巴彦淖尔市 | 铜陵 | 鸡西 | 攀枝花 | 通辽 | 贵州贵阳 | 长葛 | 沭阳 | 鹤岗 | 文山 | 贵州贵阳 | 益阳 | 滕州 | 厦门 | 保亭 | 达州 | 常州 | 塔城 | 枣庄 | 塔城 | 靖江 | 喀什 | 吐鲁番 | 台湾台湾 | 陵水 | 长治 | 青州 | 洛阳 | 塔城 | 信阳 | 仙桃 | 常州 | 日喀则 | 醴陵 | 如皋 | 娄底 | 屯昌 | 阿拉善盟 | 仁怀 | 山东青岛 | 临猗 | 绵阳 | 衢州 | 阿勒泰 | 自贡 | 四平 | 灌南 | 江门 | 图木舒克 | 宜昌 | 邳州 | 台中 | 白银 | 通辽 | 金坛 | 乐山 | 甘南 | 宜宾 | 辽源 | 宿州 | 图木舒克 | 山南 | 乌兰察布 | 平顶山 | 吐鲁番 | 武夷山 | 吉林长春 | 丹东 | 桐乡 | 东营 | 惠州 | 长垣 | 怒江 | 甘南 | 忻州 | 定西 | 阳江 | 揭阳 | 阜阳 | 汝州 | 聊城 | 迪庆 | 长垣 | 湘西 | 雅安 | 舟山 | 阿克苏 | 河源 | 湛江 | 酒泉 | 象山 | 日土 | 泸州 | 江门 | 大连 | 金昌 | 丽水 | 石嘴山 | 阿拉尔 | 雄安新区 | 武安 | 六盘水 | 资阳 | 新泰 | 长垣 | 渭南 | 吉安 | 阳泉 | 池州 | 大同 | 澳门澳门 | 承德 | 高雄 | 乌海 | 湛江 | 莱芜 | 咸阳 | 资阳 | 山西太原 | 鹰潭 | 阿拉尔 | 东台 | 黔南 | 伊犁 | 宁德 | 辽源 | 和田 | 垦利 | 阿拉善盟 | 益阳 | 基隆 | 九江 | 天水 | 喀什 | 石嘴山 | 巴彦淖尔市 | 新疆乌鲁木齐 | 柳州 | 淮北 | 韶关 | 克孜勒苏 | 黑河 | 辽源 | 海南 | 绍兴 | 德州 | 泉州 | 台北 | 鹤壁 | 招远 | 安庆 | 招远 | 乌海 | 自贡 | 绥化 | 燕郊 | 诸暨 | 万宁 | 舟山 | 永州 | 果洛 | 南阳 | 湖南长沙 | 内江 | 邳州 | 贺州 | 柳州 | 珠海 | 乌海 | 澳门澳门 | 泗阳 | 湛江 | 梅州 | 抚顺 | 定西 | 驻马店 | 襄阳 | 铜陵 | 公主岭 | 吴忠 | 东方 | 上饶 | 安吉 | 黔东南 | 招远 | 临夏 | 曹县 | 启东 | 台南 | 渭南 | 长垣 | 瓦房店 | 呼伦贝尔 | 内江 | 渭南 | 三河 | 武威 | 禹州 | 佛山 | 琼海 | 衡阳 | 济南 | 朔州 | 丽江 | 济南 | 林芝 | 延安 | 庄河 | 榆林 | 内江 | 普洱 | 图木舒克 | 日喀则 | 阿拉尔 | 宿州 | 澄迈 | 广西南宁 | 灵宝 | 广西南宁 | 洛阳 | 南充 | 连云港 | 宁波 | 昆山 | 瑞安 | 吉林长春 | 鹤壁 | 崇左 | 济宁 | 招远 | 苍南 | 温岭 | 赵县 | 灵宝 | 海东 | 海丰 | 惠东 | 广安 | 基隆 | 巴音郭楞 | 宝鸡 | 湖南长沙 | 灌南 | 南安 | 三亚 | 大连 | 呼伦贝尔 | 遂宁 | 六安 | 崇左 | 铜仁 | 伊犁 | 松原 | 偃师 | 温州 | 沭阳 | 梧州 | 黄石 | 金华 | 德阳 | 白山 | 大兴安岭 | 孝感 | 五指山 | 天门 | 阿克苏 | 阜新 | 忻州 | 铜陵 | 临猗 | 醴陵 | 乐山 | 溧阳 | 甘南 | 潜江 | 浙江杭州 | 东海 | 宿迁 | 阿拉尔 | 克拉玛依 | 河北石家庄 | 淮南 | 库尔勒 | 宿州 | 潜江 | 和县 | 孝感 | 淮安 | 玉林 | 广饶 | 丽江 | 克拉玛依 | 偃师 | 中卫 | 徐州 | 延边 | 乐平 | 大庆 | 长垣 | 泗洪 | 黄冈 | 佛山 | 湘潭 | 济南 | 资阳 | 高雄 | 泗洪 | 白沙 | 珠海 | 文山 | 大理 | 锡林郭勒 | 温州 | 秦皇岛 | 上饶 | 溧阳 | 霍邱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丹东 | 平凉 | 泉州 | 克孜勒苏 | 浙江杭州 | 中卫 | 汉川 | 大连 | 崇左 | 湘潭 | 龙口 | 台北 | 平潭 | 赤峰 | 三明 | 雄安新区 | 甘孜 | 克孜勒苏 | 红河 | 济南 | 慈溪 | 淮南 | 鹤壁 | 汝州 | 大理 | 锡林郭勒 | 咸阳 | 肥城 | 张掖 | 馆陶 | 秦皇岛 | 吐鲁番 | 长治 | 鹤岗 | 宜昌 | 迪庆 | 德宏 | 南阳 | 九江 | 包头 | 滨州 | 东莞 | 汕尾 | 海拉尔 | 廊坊 | 玉环 | 台北 | 信阳 | 聊城 | 赣州 | 双鸭山 | 黑龙江哈尔滨 | 通化 | 海北 | 黄冈 | 赵县 | 普洱 | 龙口 | 怒江 | 青州 | 澳门澳门 | 鞍山 | 新沂 | 泰安 | 韶关 | 苍南 | 台州 | 安庆 | 桐乡 | 百色 | 沛县 | 肥城 | 洛阳 | 燕郊 | 黄石 | 芜湖 | 宜都 | 定州 | 白银 | 新乡 | 万宁 | 黔南 | 晋城 | 鞍山 | 滕州 | 鞍山 | 伊犁 | 大兴安岭 | 阿拉尔 | 天长 | 慈溪 | 诸暨 | 开封 | 包头 | 邵阳 | 揭阳 | 宜宾 | 茂名 | 沭阳 | 沭阳 | 滨州 | 株洲 | 盘锦 | 溧阳 | 安顺 | 三门峡 | 贵港 | 马鞍山 | 仁寿 | 和田 | 景德镇 | 淮南 | 黄山 | 山东青岛 | 白沙 | 迪庆 | 亳州 | 怒江 | 眉山 | 东台 | 正定 | 中山 | 宣城 | 扬中 | 秦皇岛 | 焦作 | 澳门澳门 | 黑河 | 襄阳 | 金坛 | 朔州 | 桐乡 | 贺州 | 黄山 | 江西南昌 | 云浮 | 乌兰察布 | 新余 | 防城港 | 梧州 | 吴忠 | 安徽合肥 | 防城港 | 安岳 | 博尔塔拉 | 陕西西安 | 安康 | 玉溪 | 株洲 | 湖南长沙 | 吉安 | 镇江 | 大庆 | 安吉 | 黄南 | 大兴安岭 | 酒泉 | 伊犁 | 定安 | 毕节 | 呼伦贝尔 | 台南 | 济宁 | 仁寿 | 绵阳 | 宜春 | 兴安盟 | 周口 | 吴忠 | 临汾 | 南阳 | 宁夏银川 | 任丘 | 漳州 | 泰安 | 南平 | 桂林 | 和田 | 天门 | 喀什 | 伊春 | 白山 | 东海 | 遵义 | 嘉善 | 黑河 | 宿州 | 白城 | 香港香港 | 绥化 | 曲靖 | 宁德 | 宁德 | 阜阳 | 鄂州 | 淄博 | 扬中 | 漯河 | 廊坊 | 黄石 | 苍南 | 四川成都 | 芜湖 | 河北石家庄 | 姜堰 | 株洲 | 顺德 | 德清 | 任丘 | 海拉尔 | 湘潭 | 威海 | 深圳 | 固原 | 锦州 | 阳江 | 大兴安岭 | 偃师 | 桓台 | 湖北武汉 | 宜春 | 潜江 | 红河 | 榆林 | 新余 | 芜湖 | 台北 | 宿迁 | 吴忠 | 韶关 | 安顺 | 南京 | 山东青岛 | 南通 | 包头 | 和田 | 吉林长春 | 莆田 | 昌吉 | 牡丹江 | 广西南宁 | 苍南 | 乐平 | 北海 | 赵县 | 如东 | 白城 | 高密 | 荆州 | 辽宁沈阳 | 阿拉尔 | 临猗 | 临沂 | 阜阳 | 垦利 | 双鸭山 | 辽宁沈阳 | 哈密 | 亳州 | 任丘 | 淮安 | 抚州 | 庆阳 | 安岳 | 长垣 | 庆阳 | 海北 | 扬州 | 河南郑州 | 临沧 | 商洛 | 东台 | 巴音郭楞 | 章丘 | 南阳 | 仁寿 | 鄂尔多斯 | 临沂 | 河池 | 博尔塔拉 | 偃师 | 毕节 | 绥化 | 海门 | 丽江 | 乌海 | 潍坊 | 五家渠 | 周口 | 海拉尔 | 秦皇岛 | 漯河 | 抚州 | 果洛 | 黄冈 | 徐州 | 偃师 | 营口 | 克孜勒苏 | 东方 | 张掖 | 济源 | 沧州 | 潮州 | 忻州 | 万宁 | 桐乡 | 寿光 | 永康 | 海东 | 铜陵 | 绵阳 | 武威 | 沭阳 | 肇庆 | 广元 | 顺德 | 泸州 | 海门 | 泰兴 | 定西 | 莱芜 | 许昌 | 德州 | 邳州 | 神农架 | 高密 | 果洛 | 神木 | 图木舒克 | 葫芦岛 | 大兴安岭 | 玉环 | 灌云 | 邢台 | 宁国 | 海南 | 靖江 | 桐城 | 昌吉 | 驻马店 | 天门 | 保山 | 喀什 | 日喀则 | 宜昌 | 青海西宁 | 通辽 | 信阳 | 宜春 | 武夷山 | 曲靖 | 大庆 | 防城港 | 河南郑州 | 乌兰察布 | 肥城 | 儋州 | 大兴安岭 | 常德 | 临沧 | 德阳 | 涿州 | 德阳 | 阿拉尔 | 广饶 | 海宁 | 大庆 | 鄂尔多斯 | 六盘水 | 新余 | 临汾 | 象山 | 哈密 | 定西 | 安岳 | 衡水 | 周口 | 义乌 | 迪庆 | 惠州 | 辽源 | 文山 | 岳阳 | 苍南 | 阿克苏 | 宝鸡 | 广元 | 内江 | 浙江杭州 | 玉树 | 赣州 | 黄南 | 霍邱 | 台山 | 清远 | 德阳 | 深圳 | 泗阳 | 九江 | 定州 | 安庆 | 鞍山 | 东阳 | 鄂州 | 鹤岗 | 安顺 | 大连 | 昌吉 | 公主岭 | 淄博 | 定安 | 雄安新区 | 毕节 | 晋江 | 德清 | 兴安盟 | 文山 | 昌吉 | 黄南 | 安康 | 茂名 | 兴安盟 | 深圳 | 三亚 | 甘南 | 惠州 | 南平 | 天水 | 鄢陵 | 琼中 | 大同 | 潍坊 | 东方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文山 | 吉安 | 辽阳 | 湛江 | 海南 | 醴陵 | 巴音郭楞 | 诸城 | 济源 | 曲靖 | 德州 | 万宁 | 玉环 | 白城 | 张家口 | 莱芜 | 启东 | 诸城 | 柳州 | 仙桃 | 长兴 | 长治 | 咸宁 | 保山 | 盘锦 | 淮北 | 陕西西安 | 荣成 | 沭阳 | 阿里 | 阿拉尔 | 淮安 | 瑞安 | 永康 | 仁怀 | 萍乡 | 滕州 | 洛阳 | 霍邱 | 白银 | 延边 | 海宁 | 荆门 | 三门峡 | 石狮 | 汉中 | 厦门 | 建湖 | 阿坝 | 资阳 | 河源 | 阿拉善盟 | 禹州 | 四平 | 安顺 | 陵水 | 慈溪 | 大连 | 周口 | 莒县 | 海北 | 汕尾 | 五家渠 | 自贡 | 包头 | 铁岭 | 湘西 | 抚州 | 榆林 | 禹州 | 东台 | 霍邱 | 阿克苏 | 定西 | 果洛 | 通辽 | 北海 | 曹县 | 莱芜 | 玉林 | 楚雄 | 伊犁 | 慈溪 | 红河 | 乐山 | 泗阳 | 马鞍山 | 大庆 | 莆田 | 长垣 | 芜湖 | 山南 | 海安 | 漯河 | 库尔勒 | 新乡 | 十堰 | 吴忠 | 白沙 | 日喀则 | 青海西宁 | 鸡西 | 保亭 | 七台河 | 柳州 | 清徐 | 昆山 | 巢湖 | 荣成 | 焦作 | 洛阳 | 张家口 | 芜湖 | 宜都 | 乐平 | 偃师 | 汕尾 | 崇左 | 临沧 | 葫芦岛 | 桂林 | 嘉峪关 | 汉川 | 温岭 | 常州 | 承德 | 赵县 | 偃师 | 河南郑州 | 瓦房店 | 博尔塔拉 | 临海 | 泉州 | 洛阳 | 朝阳 | 平顶山 | 临沧 | 兴化 | 七台河 | 明港 | 长兴 | 延安 | 大理 | 宜昌 | 垦利 | 简阳 | 百色 | 珠海 | 上饶 | 济南 | 临夏 | 瓦房店 | 巴彦淖尔市 | 公主岭 | 淮北 | 宿迁 | 基隆 | 郴州 | 吉林 | 朝阳 | 荆州 | 山东青岛 | 内江 | 宜宾 | 厦门 | 邹城 | 大同 | 聊城 | 定安 | 台州 | 如皋 | 盘锦 | 铜仁 | 渭南 | 中卫 | 濮阳 | 博尔塔拉 | 景德镇 | 吴忠 | 漳州 | 嘉善 | 晋中 | 伊犁 | 澳门澳门 | 林芝 | 吴忠 | 白山 | 凉山 | 儋州 | 江苏苏州 | 泗阳 | 咸阳 | 库尔勒 | 六盘水 | 临沧 | 青州 | 晋江 | 灌云 | 枣阳 | 普洱 | 乌兰察布 | 定州 | 日喀则 | 楚雄 | 燕郊 | 海北 | 洛阳 | 锡林郭勒 | 淮安 | 锡林郭勒 | 遵义 | 铁岭 | 宁夏银川 | 单县 | 铜仁 | 改则 | 崇左 | 承德 | 泗阳 | 石河子 | 贺州 | 武威 | 海南海口 | 阿里 | 梅州 | 高雄 | 平顶山 | 大同 | 承德 | 东阳 | 青州 | 东方 | 德阳 | 嘉善 | 三亚 | 白山 | 包头 | 昌吉 | 安岳 | 沛县 | 巴音郭楞 | 忻州 | 灌云 | 天长 | 巢湖 | 德宏 | 韶关 | 那曲 | 义乌 | 澳门澳门 | 阜新 | 杞县 | 张掖 | 丽江 | 和县 | 柳州 | 黔西南 | 文山 | 信阳 | 迁安市 | 张掖 | 泗洪 | 乌海 | 白城 | 惠东 | 株洲 | 商洛 | 牡丹江 | 邯郸 | 汕头 | 宜昌 | 三河 | 六盘水 | 开封 | 七台河 | 周口 | 台中 | 迪庆 | 桐城 | 聊城 | 铜川 | 馆陶 | 吴忠 | 遵义 | 平潭 | 赣州 | 阳春 | 柳州 | 巴中 | 邹平 | 揭阳 | 葫芦岛 | 自贡 | 鹰潭 | 偃师 | 阳江 | 漳州 | 濮阳 | 陕西西安 | 宿迁 | 韶关 | 宁波 | 德清 | 姜堰 | 台北 | 淮北 | 海西 | 临沧 | 台州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