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yzthy"></ol>
<tbody id="yzthy"><pre id="yzthy"></pre></tbody>

<dd id="yzthy"></dd>

  • <em id="yzthy"></em>
    
    
    <li id="yzthy"><tr id="yzthy"></tr></li>
  • <tbody id="yzthy"></tbody>

    1. <em id="yzthy"></em>
      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首页 > 鬼故事 > 校园鬼故事

      命火传说

      小故事网 时间:2016-04-26

        每个人的灵魂都为身体燃料着一把火,只要此火熄灭,这个人也就死了,因为命火和他的阳寿是联系在一起的。但有一种特殊的仪式可以将人的命火取出,为活人点燃,活人即可享受被取者的生命;为死人点燃,死人即可复生!

        鬼影

        506宿舍是四人间。

        故事的发生从严小明去厕所开始,那时候陆李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脑屏幕,和一个叫“微微一笑很倾城”的网友聊天。

        这个网友其实是在熄灯的前一刻才加到陆李好友里的。原本一直不喜欢和陌生人聊天的他看到对方名字时,毫不犹豫地点下了“通过并添加对方为好友”。那一秒,他甚至产生了某种错觉,觉得对方就是萧微。但只是那一秒的错觉而已,因为萧微已经死了。

        第一次见到这个叫萧微的女孩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午夜。那天四人喝高了,七荤八素地相互搀扶着往学校走,在路过学校人工湖边时,他们听到了萧微的呼救声。

        四个人想也没想,七手八脚地将失足落水的萧微救起。

        后来分班后,她居然又和他们同班。

        命火传说成阳开学时在教室看到萧微的第一眼,就对陆李和严小明说:“嘿,那女孩绝对是我的!”

        严小明立马接过话头:“哎哟,好巧,我也觉得她绝对是我的。”

        “哥的女人你也敢抢?”成阳叫着,和严小明嬉打在了一起。

        陆李叹了口气,觉得自己有些窝囊。萧微如果是天鹅,那自己就一定是癞蛤蟆。

        这时,坐在他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另一个室友宋林说了句话:“你们不能喜欢她!会死人的!”

        这个叫宋林的室友和宿舍三人的关系并不好,性格孤僻,喜欢研究民间玄学,一开学就在学校一家饭馆做兼职,基本不怎么回宿舍。

        所以,当时陆李也没把宋林这话记在心上。

        但没想到,真的死人了。

        死的不是别人,正是萧微。

        那时候,富二代成阳利用自身优势,刚将萧微追到手。

        萧微是自杀的,她跳进了学校外面的河里。尸体被打捞起来的时候,早已经发白肿胀了。

        大家只知道成阳为此消沉了整整一周。这天下午,成阳财大气粗地在宋林兼职的饭馆里订了一桌菜,只说了一句话:“今天是萧微死的第七天,请大家吃顿饭,希望我能早日从悲伤中解脱出来。”

        四个人默默地喝了一晚上。

        此刻,陆李早已清醒过来,看着“微微一笑很倾城”发来的消息,心里突然泛起了一阵不安。

        “开始了。我不希望你也介入进来,离开这个宿舍,这是你惟一的逃生机会!”

        “你是谁?”陆李犹豫了很久,还是问,“什么开始了?”

        这时候宿舍静悄悄的,醉酒的成阳和宋林早已经躺下了,严小明还在厕所里。

        “死亡游戏,开始了!”

        看到这话,陆李这才注意到对方的签名档:头七夜,会死人吗?

        他一惊:“你是萧微?”

        “你说呢?”

        陆李觉得后背一凉,看着对方完全空白的资料栏,居然白痴地答道:“拿已经死掉的人开玩笑,你会被诅咒的。”

        “小李李,”这是萧微平日对他的称呼,“这不是恶作剧。死神就潜伏在这屋子里!”

        今夜的月光过于皎洁,将整个宿舍染上一层冰冷惨淡的白,晃得陆李的眼睛一阵晕眩。

        他认定在那月光照射不到的地界,真的有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。

        慢慢地,屋子中央浮现出一个影子,一双手慢慢攀爬,朝陆李伸了过来。

        这时候,成阳已经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,宋林已经睡熟了,严小明还在厕所里。

        陆李大气也不敢出。就在此刻,他和“微微一笑很倾城”的聊天窗口一下黑了!耳机里传出了类似马桶冲水的声音,一声惨烈的呼救声响了起来:“救我!陆李快来救我!”

        陆李一惊,甩开耳机。

        而那个月光下的影子,居然慢慢地退了回去,最后消失在了阳台。

        陆李刚要松口气,“微微一笑很倾城”的消息来了:“死神已经把他带走了!”

        陆李看着这条消息,想也没想就关了电脑。电脑关机的声音却不是正常的windows关闭音,而是一个人溺在水中发出的沉闷声音:“为什么不救我?”

        已经午夜两点了,陆李心有余悸地上了床。成阳的呼噜打得更响了,宋林早已睡熟。谁也不知道,厕所里的严小明遭遇了什么!

        多余的他

        也不知过了多久,睡梦中的陆李感到床架子颤动了几下。他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,发现原来是同样也睡在右边床位的成阳起夜上厕所。

        这时候,窗外的天色已经泛起了微微的白,月光的照射范围也缩减到阳台小小的一块儿。

        就在陆李刚要翻身继续睡的时候——

        “你在哪儿?”原本睡眼迷离的成阳发了话,听声音似乎是在找什么人。

        陆李没出声,眼见着成阳在宿舍中央来来回回摸索了两圈,却一无所获。

        “你小子在干什么?”陆李小声询问道。

        成阳没有回答,又在这不大的宿舍里忙碌了起来,边摸索边嘟囔着:“在哪儿呢?你到底在哪儿?”

        “在这儿!”阳台上,一个甜美的女声答道。

        那不正是萧微的声音吗?

        听到声音,摸索着的成阳似乎受到什么召唤,一下跳到了阳台。

        宿舍在5楼,熄灯后大门是不开的,怎么会有女生出现在阳台上?

        陆李不敢出声,抓着床架,将身体探了出去。

        今天是萧微的头七,难道她真的回来找成阳?

        阳台的月光依旧很明亮,但他只看到白白的一片雾气。

        “东西拿到了?”成阳的声音里透着掩盖不住的兴奋。

        “呵呵……”萧微清脆的笑声传了过来,“拿到了,你看!”

        话音刚落,从雾气中慢慢地露出了一个人头。

        陆李差点儿叫了出来,那不是严小明的头吗?

       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一双手也伸了出来,细细长长,应该是个女孩的手。而严小明的头,居然是被托在这双手里的。

       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严小明的床,空空的。

        一种不好的预感徒然地绕上了陆李的心头,他看到严小明的嘴巴动了动,但发出来的却是萧微的声音:“天快亮了,我该回去了!”

        “回去?现在不是才……”

        “我们的事情,被人知道得太多可不好!”

        “还有谁知道?”成阳突然间提高了音量。

        “就是他!”只?拍源难闲∶鞯哪抗馔蝗怀嚼钌淞斯。

        “有人醒了?”成阳的声音充满了慌乱。他紧张地转过身的瞬间,陆李听到自己的心脏“咯吱”地响了一声。

        成阳转过来的脸上没有任何五官!

        此刻,他的意识仿佛暂停了,原本死死抓着床架的手突然失去了力气,整个人“砰”地一声死死地砸到了地板上。

        这一摔不要紧,把宋林吵醒了。

        “怎么了?”对方猛地坐了起来,“你梦游了?”

        就在这时,天花板上的灯管闪了一下,整个屋子瞬间亮了起来——晚上熄灯时没有关灯,现在已经是早晨,来电了。

        明亮的灯光晃得陆李一阵晕眩。宋林跳下床,将此刻全身都在打颤的他扶了起来:“你是不是生病了?”

        “没有……”陆李的话还没说完——

        “哎呀,你们烦不烦?一大早的,天刚亮,你们闹什么?”

        说这话的居然是成阳!声音却从陆李身后的上铺传来。

        两个成阳?

        陆李紧张地回过头朝阳台一看,什么都没有!

        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宋林再次询问道。

        “没怎么!”陆李回过神来,顺势走进了厕所。

        他心有余悸地喘着气,在心里不停地重复,刚刚那一幕是个梦……

        但就在他拉开厕所门的瞬间,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。

        地板上,散落着严小明昨晚穿的那身衣服和裤子。

        死亡

        严小明失踪了。

        他的银行卡、手机、衣物、电脑,所有东西都还在宿舍里。

        “兴许小明在故意跟咱们玩失踪呢!”吃饭的时候成阳故意跟宋林和陆李开玩笑,“你们俩也别苦着脸了,吃菜吃菜!”

        宋林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
        陆李怯怯地看了成阳一眼,觉得眼前的他不是真的成阳。

        陆李记起了那日“微微一笑很倾城”的话:“开始了。我不希望你也介入进来,离开这个宿舍,这是你惟一的逃生机会!”

        难道真的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吗?

        难道严小明真的被死去的萧微把头拿走了吗?

        天空下起小雨来,湿润的空气里似乎夹杂了其他东西。

        陆李故意和走在前面的成阳保持了一段距离。雨水让路灯显得昏暗不堪;秀敝,他突然注意到成阳那被路灯拉长的影子居然只有一半!

        一只手、一只脚、一半脸、一半身体,断口整整齐齐。

        “宋林!”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。

        身后的宋林却没有回答他,像躲瘟疫般避着他,绕到一边朝宿舍跑去。

        陆李注意到了刚刚宋林看他的眼神,恐惧之中夹杂着惊诧!

        眼见着宋林和成阳都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了,陆李才发现周围实在太静了,往日热闹的校园居然没有一个人。

       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从背后袭来,他忍不住跑了起来。

        笃笃……笃笃……

        可才跑了两步,陆李又停下了,因为他听到了两个脚步声。

        和他一模一样的频率!

        背后有人!

        他猛地一回头,却什么都没发现。

        就在这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。

        是一条短信,宋林发过来的:有东西趴在你的后背上!走人工湖那条路,我在中间的休息亭那里画了一个符,兴许可以让它不再缠着你。

        陆李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他觉得真有东西趴在他的背上。

        他深吸了一口气,将身体朝着路灯换了个方向。他看到自己投在地上的影子的背上,赫然多出一个女人的影子。

        陆李大气也不敢出,直接奔到了人工湖。

        陆李小心翼翼地在湖中间的亭子里转了两圈,却没发现宋林所画的符。他不敢怠慢,刚掏出手机想问宋林,手机却自己先震动了起来。

        是严小明!

        亡灵的求救

        他哆嗦着按下了接听键。

        “快搬走吧,那个宿舍真的不安全。”一接通,对方就说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!

        陆李瞬间松了口气,的确是严小明的声音,只是有些沉闷,像在水中说话。

        “你这几天哪儿去了?我们到处找你……”

        “你们找不到我的。”对方突兀地打断了他的话,“听我的,要是不想像我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,连尸体都找不到,就快搬出那间宿舍。”

        “什么!”陆李的手机差点儿掉到地上,“你真的死了?又怎么会和我通电话?这到底……”

        “他已经行动了……你还记得上次我们无意在宋林的书里找到的关于‘命火’的道术吗……”这时候,耳机话筒里突然传出吱吱儿声,严小明的声音消失了。

        命火?

        没错,就是因为三人看到了宋林无意掉落的那本书,才知道宋林居然对这方面有研究。上面介绍说,每个人的灵魂都为身体燃着一把火,只要此火熄灭,这个人也就死了,因为命火和他的阳寿是联系在一起的。但有一种特殊的仪式可以将人的命火取出,为活人点燃,活人即可享受被取者的生命;为死人点燃,死人即可复生!

        终于跑到宿舍楼下的时候,满身是汗的他实在跑不动了。

        “救救我!”这时,耳机里传出了另一个男声,沉沉闷闷,像从水中发出来的一样。

        宋林?

        就在他取下耳机的时候——

        “救救我!”宋林的声音从他的头顶传来,像炸弹急速落地似的,瞬间就滑到了地底。

        接着,他背后突然传来火烧般的烫。

        陆李慌忙跳开,发现温度来自于那根排水管道,里面哗哗地淌着整个楼的生活污水。

        这一次,他听得真真切切,声音是从管子里发出来的:“敲破管子,救救我!”

        陆李想也没想,抓起手边的砖块就朝面前的管子砸了下去。

        一声巨响后,恶臭液体溅了他一身。

        同时,一个圆圆的东西从里面飞了出来:“你来晚了!”

        一颗全是烂肉的头颅拼命撕扯着他的大腿。

        陆李本能地抓起刚刚那块转头,猛地朝自己腿上砸去。

        趁人头一松口,他跌撞着冲回了宿舍。

        当他在楼道里看到来来往往的洗漱的同学时,才微微松了口气。

        到底是不是自己在做梦?

        一秒后他就有了答案。

        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——一个人头咬在他的腿上。

        “这只是给你留一个标记。下一个,不是你!”

        陆李玩命地一口气冲上了5楼;瓴桓教宓乃哙伦,怎么也摸不出钥匙。

        门打开了,同样魂不附体的成阳冲了出来,一见是他,立马瞪大了眼睛:“快跑,这屋子里有鬼!”

        啃食

        两人心惊胆战地来到了网吧。

        成阳全身不停地发着抖:“你相信我见鬼了吗?”

        陆李没有回答,只在心里默默念叨:“我信!”

        他很快投入到网游中,希望可以化解心中的恐惧。

        午夜很快来临了,陆李盯着电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。但就在他刚要睡着的时候,一阵剧烈的刺痛感从腹部席卷而来,让他瞬间清醒了!

        他低头一看,居然是刚刚那颗腐烂的死死咬着他大腿的人头。此刻它已经从他的大腿啃到了腹部,他腹部以下的身体只剩下了森森白骨。

        “你看,我就是这么一口一口把你们啃食光的!”人头突然张开嘴说话,从陆李身上滚了下去,在地上转了两圈才停下来,睁开了那双腐烂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。

        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你是萧微对不对?”

        对方没有回答他。因为腐化过于严重,已经分辨不出人头的面容。

        陆李想跑,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。

        “那晚就注定了,一个都跑不了!”人头从地上飞了起来,朝他的脸咬了过来!

        陆李躲避不过,“啊”地一声惨叫后,醒了过来。原来那只是个梦——他的下肢好好的。

        但腹部的剧痛是真实的,一定是昨晚淋了雨,着凉了。他爬了起来,径直奔到了厕所。

        这时候,天已经快亮了,网吧里被陆李刚刚的惨叫吵醒的人都一脸恐惧地看着他。

       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,他看到了镜子中自己的肚子居然是透明的,那颗腐烂的人头正在里面啃食着他的胃。

        他一个没忍住,转头扑到厕所里哇哇吐了起来。顿时,浓烈的腐烂味席卷而来——他吐出来的,居然是一块一块的烂肉。

        他没多想,腹部的疼痛感让他一口气冲到了医务室。

        医生天才刚亮就被人叫醒,带着一脸的不满情绪给陆李做了检查。检查越是深入,对方脸上的表情就越不自然。

        “能先给我点儿镇痛药吗?”陆李痛苦地叫道。

        医生没理他,只是紧张地打电话,叫人过来帮忙。

        很快,陆李就被推进了CT房。当他忍着剧痛照完片之后,医生给他打了镇痛剂,便急忙将他“请”了出去。

        陆李看到医生那极度恐惧的脸,意识到他们一定在自己身上发现了什么。

        于是,他绕到医务室的后窗。这里有个下水道的井盖,各种恶臭让他脑袋发晕。

        “怎么回事儿?你刚刚怎么……”这是护士询问的声音。

        “你自己看!”医生将照出来的CT片递到护士手里。

        “天呐……”护士惊叫着,“他……他的胃呢?她回来了?”

        “什么?”陆李的脑袋里“嗡”地一声巨响。

        原来,腹部的剧痛是因为他的胃没了,一定是被那颗腐烂的人头啃食掉了。

        陆李撒腿冲了出去。

        可就在他的脚踏到井盖的瞬间——

        “离开那间屋子!”

        声音从井盖下面传了出来。这次是两个声音,严小明和宋林的,沉沉闷闷,像从水中发出来的!

        这时候,陆李的电话响了!是成阳,让他马上回宿舍。

        陆李回到寝室时,屋子里已经站满了人。

        是警察。

        为了两件事——

        第一,严小明的头在宿舍的下水道口被发现了,被人用砖头砸得惨不忍睹。由于昨晚雨水的原因,没有找到其他线索。

        第二,宋林消失了。跟严小明一样,没有任何线索,私人物品全都在宿舍里,唯独人没有了。

        陆李知道,宋林再也回不来了。但他诧异的是,昨晚咬自己的那颗头,显然是严小明的。但他为什么要咬自己?他的头,又怎么会从破裂的排污管里出来?

        而成阳,则对昨晚发生的事情闭口不提,只默默地收拾东西:“走吧,希望离开了这屋子,我们就能活下去!”

        命火

        很快,两人住进了新的宿舍。

        陆李在医务室外面偷听到的谈话,让他一直处于惊悚紧绷状态。他觉得真有颗头在他的身体里,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就咬他一口。

        他翻了个身,肚子传来阵阵胀痛。

        他忍不住小心翼翼地下了床。

        成阳睡在下铺。

        听着对方均匀的呼吸声,陆李叹了口气。自从严小明失踪后,他都很久没有像成阳这样睡个安稳觉了。

        屋子里漆黑一片,他摸索着朝厕所走去,刚到门口时——

        啪!啪啪!

        他突然停住了,因为响起了两个脚步声。

        他想起宋林失踪的那晚收到的短信:有东西趴在你的后背上!走人工湖那条路,我在中间的休息亭那里画了一个符,兴许可以让它不再缠着你。

        难道说……

        就在他不敢动弹的时候,厕所里突然闪出了一道光亮,是蜡烛——居然有人在里面!

        他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,身子贴着玻璃,目光随拉开的缝隙望进去?吹嚼锩娉【暗乃布,他听到自己的心脏“咯吱”地响了一声——里面的人居然是宋林!

        可宋林明明失踪多日了,又怎么

        里面的宋林背对着他跪倒在地,目光灼灼地盯着便池。在便池另一侧的白色瓷砖上,有一张溃烂的人脸。烛火居然是从人脸的眉心处燃起来的,像蜡烛一样。

        空气里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檀香味,味道很独特,一闻到,他腹部的疼痛感立马就消失了。

        对方的嘴里念念有词:“生命之火,为你燃;怨怒之气,沉入水底……”声音过于细微,内容十分模糊。

        难道这就是宋林书上所说的命火?

        陆李下意识地朝前探了探身子,想再听清楚一些,不料推拉门一滑,他整个人一下跌了进去,在那小小诡异的空间里和宋林撞到了一起。

        对方被突如其来的响动一惊,转过了头。虽然光线微弱,但陆李还是看到了,宋林转过来的脸上鲜血淋淋。同时,他也看清楚了,对方跪拜的那燃着烛火的脸,就是宋林自己的。

        宋林居然在祭拜自己!

        不容陆李多想,那张脸上的眼睛猛然间睁开了:“杀了他!”女孩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        陆李立马爬了起来,跌跌撞撞地刚冲出厕所,就被宋林从后面拖倒在地。他的头被狠狠砸在地板上,疼痛感瞬间袭来。

        对方跳过来,将他的头扳了起来:“你的时间也决到了!”

        眼前一片漆黑,什么都看不见的陆李只感到对方那双托着自己头的手分外硌人,就像是只有骨头一样。

        当耳后传来一股冰冷的刺痛感时,他立马清醒了——对方居然要将他的头取下来。

        他竭力挣扎,却发现全身都无法动弹。他感到一把刀在他的皮肤里欢快地游走着。

        就在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时,地板突然“砰”地一声炸裂开了;姑坏人从,浓烈的恶臭味袭来,他感到身体被瞬间压缩,并在不停地下坠。

        窒息感让他无比难受,他下意识地张开了嘴:“救救我……”一股水猛地灌进了他的嘴里,使他发出来的声音变得沉沉闷闷。

        和前两次听到的宋林和严小明的声音好相似!

        他刚意识到这一点,就又传来“砰”的巨响,接着他的眼前瞬间明亮了。

        他满身污秽地坐在地上,才发现天已经亮了。他不敢相信,自己居然是通过排污管道离开宿舍的。

        那刚刚又是谁救了自己?

        “严小明?”他叫了出来。

        他看到了排污管道破裂的断口前,严小明正背对着他站着。

        “你怎么……”

        “不要过来!”对方急切地打断了他,“是我害了你们,我不该……”

        “你不该什么?”陆李站了起来,“你一定……”

        他突然打住了,因为他看到了严小明背后的玻璃清晰地倒映出了对方的脸,整个面部溃烂得只剩下骷髅。

        “你的脸……不对,你一定……”陆李的话还没说完,早晨的第一道阳光就照了过来——

        “!”对方惨烈地大叫,“我的命火熄灭了,见不得太阳!”

        陆李看到严小明的身体居然快速地如蜡烛一般融化了,而那些融化的液体,居然流回到排污管破裂的端口里。

        结局

        “这到底……”他的话还没说完——

        “陆李!”成阳的声音在他背后响了起来,“你怎么还在这儿?我打你电话也一直不通。”

        “哦……”陆李慌忙应付道,“手机没电了。”

        同时,宋林的声音完全消失了。

        这时候的雨又下大了。

        几日不见,成阳似乎变了个样,整个人瘦得出奇。他的脸用皮包骨来形容是最贴切不过的了,眼睛像吸毒的人一样,瞪得大大的,分外突兀。

        “都是宋林的‘化体’害的。今晚再不抓住他,破了这蛊,我们俩都得死。”对方突然停了下来,严肃地看着他,“前提是,你相信我吗?”

        陆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成阳投在地上的影子,发现是完整的,然后他深深地松了口气,点了点头。

        陆李就这样跟着成阳回到了寝室,一路上他都在想,自己这么做真的值得吗?

        宿舍门一打开,就迎面扑来浓浓的气味。

        屋子中央居然画着一个巨大的八卦,八卦极点上的蜡烛发着光。场面说不出的诡异。

        “这是用来解开化体蛊的。”见陆李一脸诧异,成阳解释道,“只要宋林一出现,他就会被死死定在极点上。”

        就在陆李刚要进去时,对方突然制止了他:“等等!”

        “怎么了?”陆李意识到了什么。

        “有其他人在屋子里,两个极点上的蜡烛都被动过了。”成阳说着,如临大敌般退了回来,“宋林,我知道是你。”

        却不料,陆李一把将成阳推了进去!

        “你干什……”成阳还未反应过来,就被突然从地板里伸出来的一双手拖住了腿,将他拽到了八卦的极点上。

        “你……”在成阳的惊呼声中,陆李径直走了进去,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探照灯。

        屋子瞬间亮了,可以清晰地看到,放在八卦两极点上的烛火,居然是从摆放在其下端的两张脸的眉心燃起来的命火。一张脸是严小明的,另一张是宋林的。

        “对不起,我早就知道一切都是你做的了。”说着,陆李取出了一把手术刀,“萧微根本不喜欢你,是你用手段得到了她。之后严小明接受不了,找萧微理论,失手将她推进了人工湖。当时严小明吓坏了,连夜把尸体捞了出来,肢解后扔到了污水处理池。你看了宋林那本书,知道了命火可以让她重生,于是你便用化体蛊窃命火。同时,你让他们被化体蛊融化的身体通过排污管进入污水处理池,目的是用他们融化的身体保持萧微躯体的活性。所以,上次我才看到萧微腐烂的脸从便池冒了出来……每七天就要耗掉一个人。头七,严小明死了;接着是宋林。就在你打算杀我的时候,严小明意外地救了我!情急之下,你只好给自己下蛊,用自己融化的身体;は粑。所以你才会变得这么瘦。严小明被太阳照到,已经救不回来了。我和宋林现在就要取你的命火,才能把你从他们身上窃走的阳寿拿回来。”

        “这就是你知道的?”

        “这就是我知道的!”说完,陆李的手术刀对着成阳的面皮划了下去,同时,他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。

        很快,他便取下了成阳的脸,照着宋林书上记载的步骤,点燃了成阳的命火。当他把成阳枯瘦如柴的尸体拖到厕所时,尸体立马化成了一滩液体,被下水道里传来的某种力量慢慢吸了下去。

        “谢谢你选择相信我。”宋林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快把这个八卦撤掉,我快顶不住了。”

        “对不起!”陆李并没有行动,“我也没有相信你!”

        “什么?”这下轮到宋林诧异了!

        “萧微的复活仪式必须完成。”陆李顿了顿,“因为我们四人中,没有人比我更爱她。”

        “不,你不能让她复活,因为……”

        “不!我可以。我怂恿严小明失手杀了她;我和他一起肢解了萧微,把她扔进排污池;我故意让成阳知道命火这个蛊术……我这么做,都是因为复活后的萧微是专属于我一个人的!”说完,陆李一下拉开了八卦四周的白布。地板上早已画好的符咒发出的能量瞬间将宋林的灵魂吞噬了。

        “你对这些东西很透彻,但错在没有把这本书藏好。成阳看过的,我也都看过了。”

        看着三人的命火都熄灭了,陆李兴奋地等在厕所的便池旁。不一会儿,一只手慢慢地从里面探了出来,接着是另一只,然后是头、脖子……很快,萧微整个人居然从那小小的洞里爬了出来。

        萧微惊讶地看着他,脸上的表情十分怪异。

        “萧微,真的是你。”陆李兴奋地叫了出来,一把抱住了对方。

        “是我,但你好像忘记了我最开始的忠告。”萧微露出了得意的笑容。

        “什么忠告?”

        “开始了。我不希望你也介入进来,离开这个宿舍,这是你惟一的逃生机会!”

        “你什么意思?”陆李后退了一步,意识到事情的真相可能不是他想的那样。

        “死!每一个收到我这句话的人都得死。你们四个在那一晚把我从人工湖里救起来就是个错误。那时我已经死了三年。我一直在等待一个人把我从水下替换出来!”

        说着,萧微对着陆李的脖子咬了下去。

        在陆李意识模糊前,他想起了宋林之前的话:“萧微早在我们遇到她之前,就已经死了。”

        “你不会忘了吧?今天刚好是严小明杀我的第四七,所以,你死定了!”

      分页:1 2
      故事精选

      <ol id="yzthy"></ol>
      <tbody id="yzthy"><pre id="yzthy"></pre></tbody>

      <dd id="yzthy"></dd>

    2. <em id="yzthy"></em>
      
      
      <li id="yzthy"><tr id="yzthy"></tr></li>
    3. <tbody id="yzthy"></tbody>

      1. <em id="yzthy"></em>
        易购彩票易购彩票网址 临沂 | 德阳 | 章丘 | 白城 | 延安 | 红河 | 温州 | 漳州 | 塔城 | 琼中 | 哈密 | 岳阳 | 海西 | 随州 | 莱州 | 毕节 | 肇庆 | 阜阳 | 南通 | 宿迁 | 四平 | 玉林 | 天门 | 湖州 | 云浮 | 阿勒泰 | 邹城 | 抚州 | 简阳 | 齐齐哈尔 | 慈溪 | 象山 | 涿州 | 正定 | 伊春 | 海安 | 石狮 | 西双版纳 | 榆林 | 灌南 | 晋江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济宁 | 昆山 | 吉林 | 靖江 | 张北 | 梧州 | 阿勒泰 | 博尔塔拉 | 日照 | 台中 | 江西南昌 | 连云港 | 贺州 | 昭通 | 余姚 | 启东 | 新沂 | 台北 | 余姚 | 红河 | 大理 | 永州 | 库尔勒 | 保定 | 屯昌 | 琼海 | 厦门 | 保山 | 铁岭 | 镇江 | 商洛 | 黑龙江哈尔滨 | 达州 | 四川成都 | 庄河 | 陇南 | 株洲 | 永康 | 黔东南 | 德阳 | 文昌 | 开封 | 白沙 | 台中 | 乐山 | 赣州 | 果洛 | 三亚 | 临汾 | 喀什 | 海北 | 景德镇 | 锦州 | 曲靖 | 燕郊 | 双鸭山 | 如皋 | 灵宝 | 楚雄 | 赤峰 | 广元 | 邹平 | 伊犁 | 甘肃兰州 | 晋江 | 黔西南 | 晋江 | 灌云 | 襄阳 | 莱芜 | 荣成 | 建湖 | 陇南 | 东方 | 鹰潭 | 四川成都 | 遵义 | 常州 | 黄南 | 通辽 | 百色 | 石河子 | 瑞安 | 云浮 | 林芝 | 海拉尔 | 上饶 | 广汉 | 酒泉 | 宿州 | 神农架 | 嘉兴 | 永新 | 烟台 | 沧州 | 寿光 | 白城 | 铜川 | 琼海 | 安康 | 白城 | 海西 | 陵水 | 珠海 | 日照 | 平潭 | 防城港 | 嘉善 | 苍南 | 台湾台湾 | 抚顺 | 靖江 | 乌兰察布 | 顺德 | 庆阳 | 南京 | 灌南 | 曹县 | 汉川 | 燕郊 | 锦州 | 果洛 | 徐州 | 建湖 | 改则 | 芜湖 | 中山 | 黔南 | 阳泉 | 醴陵 | 乌兰察布 | 大兴安岭 | 海安 | 临沂 | 乐山 | 楚雄 | 三亚 | 库尔勒 | 白沙 | 定西 | 十堰 | 南安 | 株洲 | 阿拉尔 | 黔东南 | 漯河 | 黔东南 | 石河子 | 宁波 | 镇江 | 泗洪 | 单县 | 海安 | 攀枝花 | 日土 | 台湾台湾 | 姜堰 | 台山 | 吉林 | 固原 | 香港香港 | 江西南昌 | 黔东南 | 杞县 | 瑞安 | 灵宝 | 枣庄 | 泗洪 | 莱芜 | 青海西宁 | 汉川 | 鸡西 | 晋中 | 辽源 | 昆山 | 张家口 | 佳木斯 | 亳州 | 武威 | 池州 | 青州 | 仁寿 | 招远 | 杞县 | 晋中 | 南充 | 甘南 | 陇南 | 大庆 | 锦州 | 荆州 | 双鸭山 | 公主岭 | 醴陵 | 天门 | 大丰 | 邵阳 | 湛江 | 万宁 | 鹤岗 | 营口 | 陕西西安 | 安康 | 巴彦淖尔市 | 海南海口 | 乌兰察布 | 诸暨 | 烟台 | 澳门澳门 | 乐山 | 任丘 | 那曲 | 塔城 | 东台 | 包头 | 中山 | 安康 | 甘肃兰州 | 六盘水 | 荆门 | 宜昌 | 莒县 | 铜仁 | 临猗 | 烟台 | 神农架 | 兴安盟 | 仁寿 | 崇左 | 定州 | 汉川 | 青州 | 济宁 | 海拉尔 | 宜春 | 包头 | 常德 | 临汾 | 日喀则 | 永康 | 三明 | 贵港 | 贵港 | 五家渠 | 芜湖 | 黔南 | 云南昆明 | 澳门澳门 | 牡丹江 | 巴中 | 莱芜 | 忻州 | 桂林 | 张家口 | 保亭 | 柳州 | 湘西 | 滨州 | 万宁 | 商洛 | 天水 | 德阳 | 黔东南 | 单县 | 鞍山 | 海丰 | 项城 | 琼中 | 明港 | 中山 | 茂名 | 巴彦淖尔市 | 巴彦淖尔市 | 通辽 | 贵港 | 乌兰察布 | 楚雄 | 大庆 | 大庆 | 台湾台湾 | 庆阳 | 庆阳 | 广汉 | 庆阳 | 潮州 | 山西太原 | 巴音郭楞 | 保定 | 德州 | 大丰 | 娄底 | 澳门澳门 | 寿光 | 喀什 | 博罗 | 桓台 | 巴彦淖尔市 | 菏泽 | 赣州 | 池州 | 绵阳 | 克孜勒苏 | 巴中 | 白银 | 简阳 | 永新 | 邹平 | 图木舒克 | 象山 | 湘西 | 巴音郭楞 | 新余 | 桐乡 | 昌吉 | 邯郸 | 垦利 | 菏泽 | 五指山 | 库尔勒 | 桐乡 | 丹阳 | 三河 | 厦门 | 无锡 | 平潭 | 巢湖 | 天门 | 池州 | 丽水 | 汕头 | 随州 | 海东 | 日土 | 揭阳 | 贵州贵阳 | 醴陵 | 莆田 | 锦州 | 来宾 | 滨州 | 博罗 | 广汉 | 东莞 | 温岭 | 红河 | 芜湖 | 抚顺 | 黄石 | 定西 | 汉中 | 保定 | 宁波 | 招远 | 南通 | 澳门澳门 | 汉川 | 长治 | 高雄 | 牡丹江 | 广州 | 乌兰察布 | 烟台 | 益阳 | 衡水 | 晋江 | 单县 | 延安 | 沭阳 | 吐鲁番 | 泉州 | 锦州 | 朝阳 | 湖南长沙 | 崇左 | 渭南 | 鄢陵 | 绥化 | 鄢陵 | 咸阳 | 淮北 | 安庆 | 衢州 | 新沂 | 新乡 | 仁寿 | 明港 | 阿里 | 阜新 | 承德 | 灌南 | 宁波 | 亳州 | 澳门澳门 | 呼伦贝尔 | 甘孜 | 海南 | 澄迈 | 神木 | 许昌 | 阜阳 | 宜春 | 伊犁 | 柳州 | 文昌 | 阿拉善盟 | 伊犁 | 山东青岛 | 滕州 | 定州 | 禹州 | 江西南昌 | 广饶 | 广安 | 绍兴 | 日喀则 | 邳州 | 晋中 | 亳州 | 潮州 | 喀什 | 江西南昌 | 万宁 | 巢湖 | 新沂 | 佛山 | 南安 | 咸阳 | 济宁 | 那曲 | 灵宝 | 绵阳 | 泸州 | 汉川 | 南通 | 山西太原 | 燕郊 | 南安 | 菏泽 | 益阳 | 蚌埠 | 日照 | 呼伦贝尔 | 武安 | 通辽 | 厦门 | 盐城 | 黄山 | 资阳 | 晋中 | 鹤岗 | 贺州 | 长垣 | 丽江 | 咸宁 | 吉安 | 安阳 | 九江 | 洛阳 | 瓦房店 | 芜湖 | 保山 | 朝阳 | 秦皇岛 | 章丘 | 塔城 | 东阳 | 大连 | 白城 | 涿州 | 锡林郭勒 | 靖江 | 曹县 | 曹县 | 玉溪 | 海安 | 资阳 | 蚌埠 | 内江 | 新乡 | 张家口 | 汕头 | 赣州 | 新沂 | 三明 | 滁州 | 雄安新区 | 巴音郭楞 | 龙口 | 鄂尔多斯 | 江苏苏州 | 运城 | 毕节 | 铜川 | 遵义 | 禹州 | 临夏 | 宁波 | 滨州 | 大庆 | 石嘴山 | 清远 | 内江 | 攀枝花 | 张家口 | 巴彦淖尔市 | 白沙 | 淮南 | 宿州 | 贺州 | 德阳 | 桐城 | 昌吉 | 南京 | 邳州 | 邹平 | 扬州 | 澳门澳门 | 绍兴 | 大丰 | 巢湖 | 葫芦岛 | 神农架 | 新乡 | 固原 | 宁波 | 广元 | 漳州 | 克孜勒苏 | 简阳 | 吐鲁番 | 景德镇 | 乌兰察布 | 桐乡 | 海北 | 永新 | 柳州 | 延边 | 天门 | 日土 | 中卫 | 莱州 | 德清 | 南通 | 佛山 | 仁寿 | 肥城 | 东台 | 锡林郭勒 | 长治 | 襄阳 | 怀化 | 平顶山 | 洛阳 | 安吉 | 乌海 | 洛阳 | 大庆 | 邹城 | 丽江 | 山西太原 | 文山 | 大连 | 株洲 | 常州 | 杞县 | 河源 | 庄河 | 佛山 | 黄南 | 浙江杭州 | 防城港 | 广汉 | 灵宝 | 海西 | 徐州 | 盐城 | 赣州 | 南京 | 莱芜 | 任丘 | 巴音郭楞 | 盐城 | 白沙 | 兴化 | 宁国 | 广州 | 芜湖 | 阿克苏 | 珠海 | 泸州 | 海西 | 丹东 | 嘉善 | 蚌埠 | 吉安 | 自贡 | 博罗 | 湖北武汉 | 朔州 | 单县 | 泗阳 | 嘉峪关 | 遵义 | 濮阳 | 漯河 | 阜新 | 靖江 | 濮阳 | 东台 | 铁岭 | 陵水 | 晋江 | 河南郑州 | 临沧 | 昭通 | 铁岭 | 云南昆明 | 泸州 | 临汾 | 单县 | 万宁 | 霍邱 | 姜堰 | 呼伦贝尔 | 定西 | 五家渠 | 清远 | 保亭 | 馆陶 | 遵义 | 渭南 | 长治 | 益阳 | 牡丹江 | 巴彦淖尔市 | 神木 | 韶关 | 遂宁 | 寿光 | 白沙 | 楚雄 | 昆山 | 禹州 | 新疆乌鲁木齐 | 湛江 | 济南 | 宣城 | 徐州 | 岳阳 | 本溪 | 洛阳 | 鸡西 | 怀化 | 昌都 | 燕郊 | 安吉 | 海拉尔 | 黔南 | 吉林 | 齐齐哈尔 | 武安 | 济南 | 陵水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博罗 | 济南 | 许昌 | 台北 | 自贡 | 单县 | 张家口 | 忻州 | 贺州 | 庄河 | 白银 | 温岭 | 淮安 | 临沂 | 临沂 | 克拉玛依 | 晋城 | 鄂尔多斯 | 白城 | 西藏拉萨 | 鄂尔多斯 | 大同 | 铜川 | 灌云 | 内江 | 梅州 | 泗洪 | 贵州贵阳 | 西藏拉萨 | 嘉善 | 红河 | 运城 | 禹州 | 克孜勒苏 | 巴音郭楞 | 崇左 | 山东青岛 | 葫芦岛 | 西藏拉萨 | 廊坊 | 泰州 | 吐鲁番 | 常州 | 山东青岛 | 辽宁沈阳 | 库尔勒 | 咸阳 | 佛山 | 临汾 | 临沂 | 三河 | 鄂尔多斯 | 桂林 | 河南郑州 | 山南 | 招远 | 宜昌 | 双鸭山 | 昌吉 | 西双版纳 | 台北 | 宝鸡 | 来宾 | 黄南 | 鸡西 | 丹东 | 海东 | 铁岭 | 邹平 | 铜仁 | 临汾 | 红河 | 烟台 | 钦州 | 赣州 | 绵阳 | 贵州贵阳 | 姜堰 | 黄南 | 乐清 | 邯郸 | 鹰潭 | 海南海口 | 兴化 | 天门 | 图木舒克 | 怀化 | 咸阳 | 海安 | 保定 | 黔南 | 阜新 | 许昌 | 五指山 | 武夷山 | 任丘 | 灵宝 | 天水 | 北海 | 汕头 | 大庆 | 温州 | 扬州 | 东台 | 海门 | 昌吉 | 百色 | 珠海 | 沛县 | 延安 | 河源 | 塔城 | 海南海口 | 阳春 | 赣州 | 喀什 | 海门 | 潜江 | 宿州 | 鹤壁 | 保山 | 包头 | 三明 | 吉林长春 | 营口 | 石狮 | 包头 | 汕头 | 珠海 | 亳州 | 塔城 | 陵水 | 吉林长春 | 东阳 | 肥城 | 衡阳 | 任丘 | 邢台 | 商丘 | 吉林长春 | 马鞍山 | 贺州 | 宜昌 | 濮阳 | 镇江 | 衡阳 | 定州 | 三河 | 神农架 | 湖北武汉 | 辽源 | 娄底 | 包头 | 和田 | 台湾台湾 | 乐平 | 泸州 | 菏泽 | 衢州 | 澳门澳门 | 汕头 | 湖北武汉 | 张北 | 临汾 | 宜昌 | 莒县 | 永州 | 大庆 | 曲靖 | 白城 | 滕州 | 蓬莱 | 海拉尔 | 澳门澳门 | 宿州 | 咸宁 | 海南 | 马鞍山 | 广安 | 定州 | 黔南 | 包头 | 澄迈 | 延安 | 宁波 | 灌南 | 霍邱 | 许昌 | 河北石家庄 | 运城 | 沛县 | 咸阳 | 苍南 | 南充 | 益阳 | 安岳 | 榆林 | 定州 | 恩施 | 韶关 | 日照 | 丹东 | 宜都 | 宜都 | 景德镇 | 山南 | 甘南 | 喀什 | 青州 | 齐齐哈尔 | 基隆 | 肥城 | 株洲 | 孝感 | 巴中 | 日照 | 泰州 | 衡阳 | 玉树 | 河北石家庄 | 南充 | 铜仁 | 孝感 | 定安 | 连云港 | 曲靖 | 中山 | 大连 | 庄河 | 秦皇岛 | 玉环 | 延边 | 台山 | 塔城 | 汉中 | 上饶 | 仁寿 | 杞县 | 伊春 | 伊春 | 惠州 | 邢台 | 天水 | 义乌 | 靖江 | 通化 | 南平 | 柳州 | 昌吉 | 邵阳 | 雄安新区 | 晋中 | 桓台 | 菏泽 | 张家口 | 大庆 | 大丰 | 乌海 | 黑河 | 防城港 | 霍邱 | 曲靖 | 衡水 | 浙江杭州 | 驻马店 | 东阳 | 武安 | 阿勒泰 | 仁寿 | 新余 | 三河 | 随州 | 邳州 | 台湾台湾 | 溧阳 | 鄂尔多斯 | 莱芜 | 安阳 | 泰兴 | 抚顺 | 抚顺 | 克拉玛依 | 赤峰 | 济南 | 安岳 | 澄迈 | 香港香港 | 崇左 | 韶关 | 广汉 | 高雄 | 周口 | 天长 | 嘉善 | 潜江 | 连云港 | 宜都 | 昌吉 | 东营 | 佳木斯 | 武夷山 | 象山 | 济南 | 玉林 | 乌兰察布 | 宝鸡 | 临沧 | 七台河 | 晋江 | 新沂 | 漯河 | 咸阳 | 楚雄 | 咸阳 | 白银 | 汉中 | 绥化 | 淮北 | 河北石家庄 | 安顺 | 香港香港 | 保定 | 图木舒克 | 温州 | 临汾 | 庆阳 | 澳门澳门 | 东方 | 潜江 | 济南 | 枣阳 | 济宁 | 齐齐哈尔 | 涿州 | 宁德 | 南京 | 泰安 | 江苏苏州 | 招远 | 澄迈 | 和县 | 龙岩 | 阜阳 | 金坛 | 海南海口 | 丹东 | 海拉尔 | 永州 | 青海西宁 | 鹰潭 | 临汾 | 鄂州 | 通辽 | 三沙 | 海门 | 淄博 | 正定 | 张北 | 金昌 | 桓台 | 信阳 | 开封 | 河南郑州 | 新余 | 广汉 | 丽水 | 石狮 | 长葛 | 濮阳 | 张北 | 定安 | 衡水 | 宁波 | 库尔勒 |